万年历
史记卷一百二十二 酷吏列传 第六十二
  孔子曰:“导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。①导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。”
②老氏称:“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;下德不失德,是以无德。法令滋章,盗贼多有。”
太史公曰:信哉是言也!法令者治之具,而非制治清浊之源也。昔天下之网尝密矣,③
然奸伪萌起,其极也,上下相遁,至于不振。当是之时,吏治若救火扬沸,④非武健严
酷,恶能胜其任而愉快乎!言道德者,溺其职矣。故曰“听讼,吾犹人也,必也使无讼
乎”。“下士闻道大笑之”。非虚言也。汉兴,破觚而为圜,⑤斲雕而为朴,⑥网漏于
吞舟之鱼,而吏治烝烝,不至于奸,黎民艾安。由是观之,在彼不在此。⑦

    注①集解孔安国曰:“免,苟免也。”
    注②集解何晏曰:“格,正也。”
    注③索隐昔天下之罔尝密矣。案:盐铁论云“秦法密于凝脂”。
    注④索隐言本弊不除,则其末难止。
    注⑤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觚,方。”索隐应劭云:“觚,八棱有隅者。高祖反秦之
政,破觚为圜,谓除其严法,约三章耳。”
    注⑥索隐应劭云:“削琱为璞也。”晋灼云:“凋,弊也。斲理凋弊之俗,使反质
朴。”
    注⑦集解韦昭曰:“在道德,不在严酷。”
    高后时,酷吏独有侯封,刻轹宗室,侵辱功臣。吕氏已败,遂*(禽)**[夷]*侯封之
家。孝景时,□错以刻深颇用术辅其资,而七国之乱,发怒于错,错卒以被戮。其后有
郅都﹑宁成之属。
    郅都者,①杨人也。②以郎事孝文帝。孝景时,都为中郎将,敢直谏,面折大臣于
朝。尝从入上林,贾姬③如厕,野彘卒入厕。上目都,都不行。上欲自持兵救贾姬,都
伏上前曰:“亡一姬复一姬进,天下所少宁贾姬等乎?陛下纵自轻,柰宗庙太后何!”
上还,彘亦去。太后闻之,赐都金百斤,由此重郅都。

    注①索隐郅音质。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属河东。”索隐汉书云“河东大阳人”。正义括地志云:“故
杨城本秦时杨国,汉杨县城也,今晋州洪洞县也。至隋为杨,唐初改为洪洞,以故洪洞
镇为名也。秦及汉皆属河东郡。郅都墓在洪洞县东南二十里。”汉书云“郅都,河东大
阳人”,班固失之甚也。大阳,今陕州河北县是,亦属河东郡也。
    注③索隐案:姬生赵王彭祖也。
    济南鼿氏①宗人三百余家,豪猾,二千石莫能制,于是景帝乃拜都为济南太守。至
则族灭鼿氏首恶,余皆股栗。②居岁余,郡中不拾遗。旁十余郡守畏都如大府。

   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鼿音闲,小儿痫病也。”索隐荀悦音闲,邹氏刘氏音并同
也。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髀龏战摇也。”
    都为人勇,有气力,公廉,不发私书,问遗无所受,请寄无所听。常自称曰:“已
倍亲而仕,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,终不顾妻子矣。”
    郅都迁为中尉。丞相条侯至贵倨也,而都揖丞相。是时民朴,畏罪自重,而都独先
严酷,致行法不避贵戚,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,号曰“苍鹰”。
    临江王征诣中尉府对簿,临江王欲得刀笔为书谢上,而都禁吏不予。魏其侯使人以
闲与临江王。临江王既为书谢上,因自杀。窦太后闻之,怒,以危法中都,①都免归家。
孝景帝乃使使持节拜都为鴈门太守,而便道之官,得以便宜从事。匈奴素闻郅都节,居
边,为引兵去,竟郅都死不近鴈门。匈奴至为偶人象郅都,②令骑驰射莫能中,见惮如
此。匈奴患之。窦太后乃竟中都以汉法。景帝曰:“都忠臣。”欲释之。窦太后曰:
“临江王独非忠臣邪?”于是遂斩郅都。

    注①索隐案:中,如字。谓以法中伤之。
    注②索隐汉书作“寓人象”。案:寓□偶也,谓刻木偶类人形也。一云寄人形于木
也。
    宁成者,①穰人也。②以郎谒者事景帝。好气,为人小吏,必陵其长吏;
    为人上,操下③如束湿薪。④滑贼任威。稍迁至济南都尉,⑤而郅都为守。始前数
都尉⑥皆步入府,因吏谒守如县令,其畏郅都如此。及成往,直陵都出其上。都素闻其
声,于是善遇,与结驩。久之,郅都死,后长安左右宗室多暴犯法,于是上召宁成为中
尉。⑦其治效郅都,其廉弗如,然宗室豪桀皆人人惴恐。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宁,一作‘宁’。”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属南阳。”
    注③索隐操音七刀反。操,执也。
    注④集解徐广曰:“一无此字。”骃案:韦昭曰“言急也”。
    注⑤正义百官表云:“*(都)**[郡]*尉,秦官,掌佐守典武职甲卒,秩比二千石,
有丞,秩皆六百石,景帝中二年更名都尉。”若周之司马。
    注⑥索隐数音所注反。
    注⑦正义百官表云:“中尉,秦官,掌徼循京师,武帝太初元年更名执金吾。”
    颜云:“金吾,鸟名也,主辟不祥。天子出行,职主先道,以御非常,故执此鸟之
象,因以名官。”
    武帝□位,徙为内史。外戚多毁成之短,抵罪髡钳。是时九卿罪死即死,少被刑,
而成极刑,自以为不复收,于是解脱,①诈刻传出关归家。称曰:“仕不至二千石,贾
不至千万,安可比人乎!”乃贳贷②买陂田千余顷,假贫民,役使数千家。数年,会赦。
致产数千金,为任侠,持吏长短,出从数十骑。其使民威重于郡守。

    注①索隐上音纪买反,下音他活反。谓脱钳□。
    注②索隐上音食夜反。贳,赊也,又音势。下音天得反。
    周阳由者,其父赵兼以淮南王舅父侯周阳,故因姓周阳氏。①由以宗家任为郎,②
事孝文及景帝。景帝时,由为郡守。武帝即位,吏治尚循谨甚,然由居二千石中,最为
暴酷骄恣。所爱者,挠法活之;所憎者,曲法诛灭之。所居郡,必夷其豪。为守,视都
尉如令。为都尉,必陵太守,夺之治。与汲黯俱为忮,③司马安之文恶,④俱在二千石
列,同车未尝敢均茵伏。⑤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侯五年,孝文六年国除。”正义周阳故城在绛州闻[喜]县东二
十九里。
    注②索隐案:与国家有外戚姻属,比于宗室,故曰“宗家”也。
   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坚忮也。”
    注④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以文法伤害人。”
    注⑤集解徐广曰:“汉书作‘冯’。伏者,轼。”索隐案:均,等也。茵,车蓐也。
伏,车轼也。言二人与由同载一车,尚不敢与之均茵轼也,谓下之也。
    汉书“伏”作“凭”也。
    由后为河东都尉,时与其守胜屠公①争权,相告言罪。胜屠公当抵罪,义不受刑,
自杀,而由□市。

    注①索隐风俗通云:“胜屠即申屠。”
    自宁成﹑周阳由之后,事益多,民巧法,大抵吏之治类多成﹑由等矣。
    赵禹者,斄人。①以佐史补中都官,②用廉为令史,事太尉亚夫。亚夫为丞相,禹
为丞相史,府中皆称其廉平。然亚夫弗任,曰:“极知禹无害,③然文深,④不可以居
大府。”今上时,禹以刀笔吏积劳,稍迁为御史。上以为能,至太中大夫。与张汤论定
诸律令,⑤作见知,吏传得相监司。用法益刻,盖自此始。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属扶风,音台。”索隐音胎。斄县属扶风。正义音胎。故斄城
在雍武功县西南二十二里。古邰国,后稷所封,汉斄县也。
    注②索隐案:谓京师诸官府吏。正义若京都府史。
    注③索隐苏林云:“言若无比也,盖云其公平也。”
    注④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禹持文法深刻。”
    注⑤集解徐广曰:“论,一作‘编’。”
    张汤者,杜人也。①其父为长安丞,出,汤为儿守舍。还而鼠盗肉,其父怒,笞汤。
汤掘窟得盗鼠及余肉,劾鼠掠治,传爰书,讯鞫论报,②并取鼠与肉,具狱磔堂下。③
其父见之,视其文辞如老狱吏,大惊,遂使书狱。④父死后,汤为长安吏,久之。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尔时未为陵。”
    注②集解苏林曰:“谓传囚也。爰,易也。以此书易其辞处。鞫,穷也。”张晏曰:
“传,考证验也。爰书,自证不如此言,反受其罪,讯考三日复问之,知与前辞同不也。
鞫,一吏为读状,论其报行也。”索隐韦昭云:“爰,换也。古者重刑,嫌有爱恶,故
移换狱书,使他官考实之,故曰‘传爰书’也。”
    注③集解邓展曰:“罪备具。”
    注④集解如淳曰:“决狱之书,谓律令也。”
    周阳侯始为诸卿时,①尝系长安,汤倾身为之。②及出为侯,大与汤交,篃见汤贵
人。汤给事内史,为宁成掾,以汤为无害,言大府,调为茂陵尉,治方中。③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田胜也。武帝母王太后之同母弟也。武帝始立而封为周阳侯。”
    注②集解韦昭曰:“为之先后。”
   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方中,陵上土作方也。汤主治之。”苏林曰:“天子即位,
豫作陵,讳之,故言‘方中’。”如淳曰:“大府,幕府也。茂陵尉,主作陵之尉也。”
韦昭曰:“太府,公府。”
    武安侯为丞相,征汤为史,时荐言之天子,补御史,使案事。治陈皇后蛊狱,深竟
党与。于是上以为能,稍迁至太中大夫。与赵禹共定诸律令,务在深文,拘守职之吏。
①已而赵禹迁为中尉,徙为少府,而张汤为廷尉,两人交驩,而兄事禹。禹为人廉倨。
为吏以来,舍毋食客。公卿相造请禹,禹终不报谢,务在绝知友宾客之请,孤立行一意
而已。见文法辄取,亦不覆案,求官属阴罪。
    汤为人多诈,舞智以御人。②始为小吏,干没,③与长安富贾田甲﹑鱼翁叔之属交
私。④及列九卿,收接天下名士大夫,己心内虽不合,然阳浮慕之。

    注①集解苏林曰:“拘刻于守职之吏。”
    注②集解韦昭曰:“制御人。”
    注③集解徐广日:“随势沉浮也。”骃案:服虔曰“射成败也”。如淳曰“得利为
干,失利为没”。索隐如淳曰:
    “得利为干,失利为没。”正义此二说非也。按:干没谓无润及之而取他人也。
    又云阳浮慕为干,心内不合为没也。
    注④集解徐广曰:“姓鱼也。”
    是时上方乡文学,汤决大狱,欲傅古义,①乃请博士弟子治尚书﹑春秋补廷尉史,
亭疑法。②奏谳疑事,必豫先为上分别其原,上所是,受而着谳决法廷尉,絜令③扬主
之明。奏事□谴,汤应谢,④乡上意所便,必引正﹑监﹑掾史贤者,⑤曰:“固为臣议,
如上责臣,臣弗用,愚抵于此。”⑥罪常释。
    *(闻)*⑦*[闲]*即奏事,上善之,曰:“臣非知为此奏,乃正﹑监﹑掾史某为之。”
其欲荐吏,扬人之善蔽人之过如此。所治□上意所欲罪,予监史深祸者;
    即上意所欲释,与监史轻平者。所治即豪,必舞文巧诋;即下户羸弱,时口言,虽
文致法,上财察。⑧于是往往释汤所言。⑨汤至于大吏,内行修也。通宾客饮食。于故
人子弟为吏及贫昆弟,调护之尤厚。其造请诸公,不避寒暑。
    是以汤虽文深意忌不专平,然得此声誉。而刻深吏多为爪牙用者,依于文学之士。
丞相弘数称其美。及治淮南﹑衡山﹑江都反狱,皆穷根本。严助及伍被,上欲释之。汤
争曰:“伍被本画反谋,而助亲幸出入禁闼爪牙臣,乃交私诸侯如此,弗诛,后不可治。”
于是上可论之。其治狱所排大臣自为功,多此类。于是汤益尊任,迁为御史大夫。⑩

    注①索隐傅音附。
    注②集解李奇曰:“亭,平也,均也。”索隐廷史,廷尉之吏也。亭,平也。
    使之平疑事也。
    注③集解韦昭曰:“在板絜。”正义按:谓律令也。古以板书之。言上所是,着之
为正狱,以廷尉法令决平之,扬主之明监也。
    注④集解徐广曰:“应,一作‘权’。”
    注⑤正义百官表云:“廷尉,秦官。有正﹑左﹑右监,皆秩千石也。”按:上即责,
汤应对谢之如上意,必引正﹑监等贤者本为臣建议如上意,臣不用,愚昧不从至此也。
    注⑥集解苏林曰:“主坐不用诸掾语,故至于此。”
    注⑦集解徐广曰:“诏,答闻也,如今制曰‘闻’矣。”骃案:瓒曰“谓常见原”。
    注⑧集解李奇曰:“先见上,口言之,欲与轻平也。”
    注⑨集解李奇曰:“汤口所先言皆见原释。”
    注⑩集解徐广曰:“元狩二年。”
    会浑邪等降,汉大兴兵伐匈奴,山东水旱,贫民流徙,皆仰给县官,县官空虚。
    于是丞上指,请造白金及五铢钱,笼天下盐铁,排富商大贾,出告缗令,①鉏豪强
并兼之家,舞文巧诋以辅法。汤每朝奏事,语国家用,日晏,天子忘食。
    丞相取充位,②天下事皆决于汤。百姓不安其生,骚动,县官所兴,未获其利,奸
吏并侵渔,于是痛绳以罪。则自公卿以下,至于庶人,咸指汤。汤尝病,天子至自视病,
其隆贵如此。

    注①正义缗音岷,钱贯也。武帝伐四夷,国用不足,故税民田宅船乘畜产奴婢等,
皆平作钱数,每千钱一算,出一等,贾人倍之;若隐不税,有告之,半与告人,余半入
官,谓缗。出此令,用锄筑豪强兼并富商大贾之家也。一算,百二十文也。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时李蔡﹑庄青翟为丞相。”
    匈奴来请和亲,髃臣议上前。博士狄山曰:“和亲便。”上问其便,山曰:“兵者
凶器,未易数动。高帝欲伐匈奴,大困平城,乃遂结和亲。孝惠﹑高后时,天下安乐。
及孝文帝欲事匈奴,北边萧然苦兵矣。孝景时,吴楚七国反,景帝往来两宫闲,寒心者
数月。吴楚已破,竟景帝不言兵,天下富实。今自陛下举兵击匈奴,中国以空虚,边民
大困贫。由此观之,不如和亲。”上问汤,汤曰:
    “此愚儒,无知。”狄山曰:“臣固愚忠,若御史大夫汤乃诈忠。若汤之治淮南﹑
江都,以深文痛诋诸侯,别疏骨肉,使蕃臣不自安。臣固知汤之为诈忠。”于是上作色
曰:“吾使生居一郡,能无使虏入盗乎?”曰:“不能。”曰:“居一县?”
    对曰:“不能。”复曰:“居一障闲?”①山自度辩穷且下吏,曰:“能。”于是
上遣山乘鄣。至月余,匈奴斩山头而去。自是以后,髃臣震慑。

    注①正义障谓塞上要险之处别筑城,置吏士守之,以扞寇盗也。
    汤之客田甲,虽贾人,有贤操。始汤为小吏时,与钱通,①及汤为大吏,甲所以责
汤行义过失,亦有烈士风。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以利交。”
    汤为御史大夫七岁,败。
    河东人李文尝与汤有却,已而为御史中丞,恚,数从中文书事有可以伤汤者,不能
为地。汤有所爱史鲁谒居,知汤不平,使人上蜚变告文奸事,事下汤,汤治论杀文,而
汤心知谒居为之。上问曰:“言变事纵迹安起?”汤详惊曰:“此殆文故人怨之。”谒
居病卧闾里主人,汤自往视疾,为谒居摩足。赵国以冶铸为业,王数讼铁官事,汤常排
赵王。赵王求汤阴事。谒居尝案赵王,赵王怨之,并上书告:“汤,大臣也,史谒居有
病,汤至为摩足,疑与为大奸。”事下廷尉。
    谒居病死,事连其弟,弟系导官。①汤亦治他囚导官,见谒居弟,欲阴为之,而详
不省。谒居弟弗知,怨汤,使人上书告汤与谒居谋,共变告李文。事下减宣。宣尝与汤
有却,及得此事,穷竟其事,未奏也。会人有盗发孝文园瘗钱,②丞相青翟朝,与汤约
俱谢,至前,汤念独丞相以四时行园,当谢,汤无与也,不谢。丞相谢,上使御史案其
事。汤欲致其文丞相见知,③丞相患之。三长史皆害汤,欲陷之。

    注①集解如淳曰:“太官之别也,主酒。”
    注②集解如淳曰:“瘗埋钱于园陵以送死。”
    注③集解张晏曰:“见知故纵,以其罪罪之。”
    始长史朱买臣,会稽人也。①读春秋。庄助使人言买臣,买臣以楚辞与助俱幸,侍
中,为太中大夫,用事;而汤乃为小吏,跪伏使买臣等前。已而汤为廷尉,治淮南狱,
排挤庄助,买臣固心望。及汤为御史大夫,买臣以会稽守为主爵都尉,列于九卿。数年,
坐法废,守长史,见汤,汤坐黙上,丞史遇买臣弗为礼。买臣楚士,②深怨,常欲死之。
王朝,齐人也。以术至右内史。边通,学长短,③刚暴强人也,官再至济南相。故皆居
汤右,已而失官,守长史,诎体于汤。汤数行丞相事,知此三长史素贵,常凌折之。以
故三长史合谋曰:“始汤约与君谢,已而卖君;今欲劾君以宗庙事,此欲代君耳。吾知
汤阴事。”使吏捕案汤左田信等,④曰汤且欲奏请,信辄先知之,居物致富,与汤分之,
及他奸事。事辞颇闻。上问汤曰:“吾所为,贾人辄先知之,益居其物,是类有以吾谋
告之者。”汤不谢。汤又详惊曰:“固宜有。”减宣亦奏谒居等事。天子果以汤怀诈面
欺,使使八辈簿责汤。⑤汤具自道无此,不服。于是上使赵禹责汤。禹至,让汤曰:
“君何不知分也。君所治夷灭者几何人矣?今人言君皆有状,天子重致君狱,欲令君自
为计,何多以对簿为?”汤乃为书谢曰:“汤无尺寸功,起刀笔吏,陛下幸致为三公,
无以塞责。然谋陷汤罪者,三长史也。”
    遂自杀。

    注①正义朱买臣,吴人也,此时苏州为会稽郡也。
    注②正义周末越王句践灭吴,楚威王灭越,吴之地总属楚,故谓朱买臣为楚士。
   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长短术兴于六国时。行长入短,其语隐谬,用相激怒。”
    注④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左,证左也。”正义言汤与田信为左道之交,故言“左田
信等”。
    注⑤集解苏林曰:“簿音‘主簿’之‘簿’,悉责也。”
    汤死,家产直不过五百金,皆所得奉赐,无他业。昆弟诸子欲厚葬汤,汤母曰:
    “汤为天子大臣,被污恶言而死,何厚葬乎!”载以牛车,有棺无旘。天子闻之,
曰:“非此母不能生此子。”乃尽案诛三长史。丞相青翟自杀。出田信。上惜汤。稍迁
其子安世。
    赵禹中废,已而为廷尉。始条侯以为禹贼深,弗任。及禹为少府,比九卿。禹酷急,
至晚节,事益多,吏务为严峻,而禹治加缓,而名为平。王温舒等后起,治酷于禹。禹
以老,徙为燕相。数岁,乱悖有罪,免归。后汤十余年,以寿卒于家。
    义纵者,河东人也。为少年时,尝与张次公俱攻剽①为髃盗。纵有姊姁,②以医幸
王太后。王太后问:“有子兄弟为官者乎?”姊曰:“有弟无行,不可。”
    太后乃告上,拜义姁弟纵为中郎,③补上党郡中令。④治敢行,少蕴藉,⑤县无逋
事,举为第一。迁为长陵及长安令,直法行治,不避贵戚。以捕案太后外孙修成君子仲,
⑥上以为能,迁为河内都尉。至则族灭其豪穰氏之属,河内道不拾遗。而张次公亦为郎,
以勇悍从军,敢深入,有功,为岸头侯。⑦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剽音扶召反。”索隐说文云:“剽,刺也。”一云剽劫,又音
敷妙反。
    注②索隐李奇音吁,孟康音诩也。
   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姁音煦,纵姊名也。”
    注④索隐案:谓补上党郡中之令,史失其县名。
    注⑤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敢行暴政而少蕴藉也。”索隐蕴音愠。藉音才夜反。
    张晏云:“为人无所避,故少所假借也。”
    注⑥索隐案:王太后之女号修成君,其子名仲。
    注⑦集解徐广曰:“受封五年,与淮南王女凌奸及受财物,国除。”
    宁成家居,上欲以为郡守。御史大夫弘曰:“臣居山东为小吏时,宁成为济南都尉,
其治如狼牧羊。成不可使治民。”上乃拜成为关都尉。岁余,关东吏隶郡国出入关者,
①号曰“宁见乳虎,无值宁成之怒”。义纵自河内迁为南阳太守,闻宁成家居南阳,及
纵至关,宁成侧行送迎,然纵气盛,弗为礼。至郡,遂案宁氏,尽破碎其家。成坐有罪,
及孔﹑暴之属皆礶亡,②南阳吏民重足一夡。而平氏朱强﹑杜衍﹑杜周为纵牙爪之吏,
任用,迁为廷史。军数出定襄,定襄吏民乱败,于是徙纵为定襄太守。纵至,掩定襄狱
中重罪轻系二百余人,及宾客昆弟私入相视亦二百余人。纵一捕鞠,曰“为死罪解脱”。
③是日皆报杀四百余人。其后郡中不寒而栗,猾民佐吏为治。④

   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隶,阅也。”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孔﹑暴二姓,大族。”
   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一切皆捕之也。律,诸囚徒私解脱桎梏钳赭,加罪一等;
为人解脱,与同罪。纵鞫相赡饷者二百人为解脱死罪,尽杀也。”
    注④索隐案:谓豪猾之人干豫吏政,故云“佐吏为理”也。
    是时赵禹﹑张汤以深刻为九卿矣,然其治尚宽,辅法而行,而纵以鹰击毛挚为治。
①后会五铢钱白金起,民为奸,京师尤甚,乃以纵为右内史,王温舒为中尉。温舒至恶,
其所为不先言纵,纵必以气凌之,败坏其功。其治,所诛杀甚多,然取为小治,奸益不
胜,直指始出矣。吏之治以斩杀缚束为务,阎奉以恶用矣。纵廉,其治放郅都。上幸鼎
湖,病久,已而卒起幸甘泉,②道多不治。上怒曰:“纵以我为不复行此道乎?”嗛之。
③至冬,杨可方受告缗,④纵以为此乱民,部吏捕其为可使者。⑤天子闻,使杜式治,
以为废格沮事,⑥□纵市。后一岁,张汤亦死。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鸷鸟将击,必张羽毛也。”
    注②索隐卒音七忽反。
    注③集解徐广曰:“嗛音衔。”
    注④集解韦昭曰:“人有告言不出缗者,可方受之。”索隐缗,钱贯也。汉氏有告
缗令,杨可主之。谓缗钱出入有不出算钱者,令得告之也。
    注⑤索隐谓求杨可之使。
    注⑥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武帝使杨可主告缗,没入其财物,纵捕为可使者,此为废
格诏书,沮已成之事。”索隐应劭云:“沮败已成之事。格音阁。”
    王温舒者,阳陵人也。①少时椎埋为奸。②已而试补县亭长,数废。为吏,以治狱
至廷史。事张汤,迁为御史。督盗贼,杀伤甚多,稍迁至广平都尉。择郡中豪敢任吏十
余人,以为爪牙,皆把其阴重罪,而纵使督盗贼,快其意所欲得。此人虽有百罪,弗法;
即有避,因其事夷之,亦灭宗。以其故齐赵之郊盗贼不敢近广平,广平声为道不拾遗。
上闻,迁为河内太守。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属冯翊。”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椎杀人而埋之。或谓发頉。”
    素居广平时,皆知河内豪奸之家,及往,九月而至。令郡具私马五十匹,为驿自河
内至长安,部吏如居广平时方略,捕郡中豪猾,郡中豪猾相连坐千余家。
    上书请,大者至族,小者乃死,家尽没入偿臧。奏行不过二三日,得可事。论报,
至流血十余里。河内皆怪其奏,以为神速。尽十二月,郡中毋声,毋敢夜行,野无犬吠
之盗。其颇不得,失之旁郡国,黎来,①会春,温舒顿足叹曰:
    “嗟乎,令冬月益展一月,足吾事矣!”其好杀伐行威不爱人如此。天子闻之,以
为能,迁为中尉。其治复放河内,徙诸名祸猾吏②与从事,河内则杨皆﹑麻戊,③关中
杨赣﹑成信等。义纵为内史,惮未敢恣治。及纵死,张汤败后,徙为廷尉,而尹齐为中
尉。

    注①索隐黎音犁。黎,比也。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有残刻之名。”索隐徒请名祸猾吏。案:汉书作“徒请召猜祸
吏”。服虔曰:“徒,但也。猜,恶也”。应劭曰“猜,疑也。取吏名为好猜疑人作祸
败者而使之”。
    注③集解徐广曰:“一云‘麻成’。”
    尹齐者,东郡茌平人。①以刀笔稍迁至御史。事张汤,张汤数称以为廉武,使督盗
贼,所斩伐不避贵戚。迁为关内都尉,声甚于宁成。上以为能,迁为中尉,吏民益凋敝。
尹齐木强少文,豪恶吏伏匿而善吏不能为治,以故事多废,抵罪。上复徙温舒为中尉,
而杨仆以严酷为主爵都尉。

    注①索隐茌音仕疑反。
    杨仆者,宜阳人也。以千夫为吏。①河南守案举以为能,迁为御史,使督盗贼关东。
治放尹齐,以为敢挚行。稍迁至主爵都尉,列九卿。天子以为能。南越反,拜为楼船将
军,有功,封将梁侯。为荀彘所缚。②居久之,病死。

   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千夫若五大夫。武帝军用不足,令民出钱谷为之。”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受封四年,征朝鲜还,赎为庶人。”索隐案:汉书云“与左将
军荀彘俱击朝鲜,为彘所缚。还,免为庶人,病死。”
    而温舒复为中尉。为人少文,居廷惛惛①不辩,至于中尉则心开。督盗贼,素习关
中俗,知豪恶吏,豪恶吏尽复为用,为方略。吏苛察,盗贼恶少年投缿②购告言奸,置
伯格长③以牧司奸盗贼。温舒为人绛,善事有埶者;即无埶者,视之如奴。有埶家,虽
有奸如山,弗犯;无埶者,贵戚必侵辱。舞文巧诋下户之猾,以焄大豪。④其治中尉如
此。奸猾穷治,大抵尽靡烂狱中,行论无出者。其爪牙吏虎而冠。于是中尉部中中猾以
下皆伏,有势者为游声誉,称治。治数岁,其吏多以权富。

    注①索隐音昏。
    注②集解徐广曰:“音项,器名也,如今之投书函中。”索隐缿音项,器名。
    受投书之器,入不可出。三仓音胡江反。
    注③集解徐广曰:“一作‘落’。古‘村落’字亦作‘格’。街陌屯落皆设督长也。”
索隐伯音阡陌,格音村落。言阡陌村落皆置长也。
    注④集解焄音熏。索隐以熏大豪。案:熏犹熏炙之。谓下户之中有奸猾之人,令案
之,以熏逐大奸。
    温舒击东越还,①议有不中意者,坐小法抵罪免。是时天子方欲作通天台②而未有
人,温舒请覆中尉脱卒,得数万人作。上说,拜为少府。徙为右内史,治如其故,奸邪
少禁。坐法失官。复为右辅,行中尉事。如故操。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元鼎六年,出会稽破东越。”
    注②正义汉书元封三年。三辅旧事云:“起甘泉通天台,高五十丈。”
    岁余,会宛军发,①诏征豪吏,温舒匿其吏华成,及人有变告温舒受员骑钱,他奸
利事,罪至族,自杀。其时两弟及两婚家亦各自坐他罪而族。光禄徐自为曰:“悲夫,
夫古有三族,而王温舒罪至同时而五族乎!”

   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发兵伐大宛。”
    温舒死,家直累千金。后数岁,尹齐亦以淮阳都尉病死,家直不满五十金。所诛灭
淮阳甚多,及死,仇家欲烧其尸,尸亡去归葬。①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尹齐死未及敛,恐怨家欲烧之,尸亦飞去。”
    自温舒等以恶为治,而郡守﹑都尉﹑诸侯二千石欲为治者,其治大抵尽放温舒,而
吏民益轻犯法,盗贼滋起。南阳有梅免﹑白政,楚有殷中﹑①杜少,齐有徐勃,燕赵之
闲有坚卢﹑范生之属。大髃至数千人,擅自号,攻城邑,取库兵,释死罪,缚辱郡太守
﹑都尉,杀二千石,为檄告县趣具食;小髃*(盗)*以百数,掠卤乡里者,不可胜数也。
于是天子始使御史中丞﹑丞相长史督之。犹弗能禁也,乃使光禄大夫范昆﹑诸辅都尉及
故九卿张德等衣绣衣,持节,虎符发兵以兴击,斩首大部或至万余级,及以法诛通饮食,
坐连诸郡,甚者数千人。数岁,乃颇得其渠率。散卒失亡,复聚党阻山川者,往往而髃
居,无可柰何。于是作“沉命法”,②曰髃盗起不发觉,发觉而捕弗满品者,二千石以
下至小吏主者皆死。其后小吏畏诛,虽有盗不敢发,恐不能得,坐课累府,府亦使其不
言。
    故盗贼寖多,上下相为匿,以文辞避法焉。③

    注①集解徐中曰:“殷,一作‘假’,人亦有姓假者也。”
    注②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沉,藏匿也。命,亡逃也。”索隐服虔云:“沉匿不发觉
之法。”韦昭云:“沉,没也。”
    注③集解徐广曰:“诈为虚文,言无盗贼也。”
    减宣者,杨人也。以佐史无害给事河东守府。韂将军青使买马河东,见宣无害,言
上,征为大□丞。①官事辨,稍迁至御史及中丞。使治主父偃及治淮南反狱,所以微文
深诋,杀者甚觽,称为敢决疑。数废数起,为御史及中丞者几二十岁。王温舒免中尉,
而宣为左内史。其治米盐,事大小皆关其手,自部署县名曹实物,官吏令丞不得擅摇,
痛以重法绳之。居官数年,一切郡中为小治辨,然独宣以小致大,能因力行之,难以为
经。中废。为右扶风,坐怨成信,②信亡藏上林中,宣使郿令③格杀信,吏卒格信时,
射中上林苑门,宣下吏诋罪,以为大逆,当族,自杀。而杜周任用。

    注①正义百官表云大仆属官有大□,各五丞一尉也。
    注②集解汉书曰:“成信,宣吏。”
    注③正义郿令,今岐州岐县北,时属右扶风。
    杜周者,①南阳杜衍人。义纵为南阳守,以为爪牙,举为廷尉史。事张汤,汤数言
其无害,至御史。使案边失亡,②所论杀甚觽。奏事中上意,任用,与减宣相编,更为
中丞十余岁。

    注①索隐地名也。正义杜氏谱云字长孺。
    注②集解文颖曰:“边卒多亡也。或曰郡县主守有所亡失也。”
    其治与宣相放,然重迟,外宽,内深次骨。①宣为左内史,周为廷尉,其治大放张
汤而善候伺。上所欲挤者,因而陷之;上所欲释者,久系待问而微见其冤状。客有让周
曰:“君为天子决平,不循三尺法,②专以人主意指为狱。狱者固如是乎?”周曰:
“三尺安出哉?前主所是着为律,后主所是疏为令,当时为是,何古之法乎!”

    注①集解李奇曰:“其用罪深刻至骨。”索隐次,至也。李奇曰:“其用法刻至骨。”
    注②集解汉书音义曰:“以三尺竹简书法律也。”
    至周为廷尉,诏狱亦益多矣。二千石系者新故相因,不减百余人。郡吏大府举之廷
尉,①一岁至千余章。章大者连逮证案数百,小者数十人;远者数千,近者数百里。会
狱,吏因责如章告劾,不服,以笞掠定之。于是闻有逮皆亡匿。
    狱久者至更数赦②十有余岁而相告言,大抵尽诋以不道③以上。廷尉及中都官诏狱
逮至六七万人,吏所增加十万余人。

    注①集解如淳曰:“郡吏,郡太守也。”孟康曰:“举之廷尉,以章劾付廷尉治之。”
    注②集解张晏曰:“诏书赦,或有不从此令。”
    注③索隐大氐尽柢以不道。案:大氐犹大都也。氐音至。
    周中废,后为执金吾,逐盗,捕治桑弘羊﹑韂皇后昆弟子刻深,天子以为尽力无私,
迁为御史大夫。①家两子,夹河为守。其治暴酷皆甚于王温舒等矣。
    杜周初征为廷史,有一马,且不全;及身久任事,至三公列,子孙尊官,家訾累数
巨万矣。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天汉三年为御史大夫,四岁,太始三年卒。”
    太史公曰:自郅都﹑杜周十人者,此皆以酷烈为声。然郅都伉直,引是非,争天下
大体。张汤以知阴阳,人主与俱上下,时数辩当否,国家赖其便。赵禹时据法守正。杜
周从谀,以少言为重。自张汤死后,网密,多诋严,官事寖以秏废。九卿碌碌奉其官,
救过不赡,何暇论绳墨之外乎!然此十人中,其廉者足以为仪表,其污者足以为戒,①
方略教导,禁奸止邪,一切亦皆彬彬质有其文武焉。虽惨酷,斯称其位矣。至若蜀守冯
当暴挫,广汉李贞擅磔人,东郡弥仆②锯项,天水骆璧推咸,③河东褚广妄杀,京兆无
忌﹑冯翊殷周蝮鸷,④水衡阎奉朴击卖请,何足数哉!何足数哉!

    注①集解徐广曰:“一本无此四字。”
    注②索隐弥,姓;仆,名。
    注③集解徐广曰:“一作‘成’。”索隐上音直追反,下音减。一作“成”,是也。
谓*(推系)*[椎击]之以成狱也。
    注④索隐上音蝮慐,下音鸷鹰也。言其酷比之蝮毒鹰攫。

    【索隐述赞】太上失德,法令滋起。破觚为圆,禁暴不止。奸伪斯炽,惨酷爰始。
乳兽扬威,苍鹰侧视。舞文巧诋,怀生何恃!
    
  
前 主目录 后
查询工具大全 联系QQ:1845-96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