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年历
第五十六回 曹操大宴铜雀台 孔明三气周公瑾

三国演义 第五十六回 曹操大宴铜雀台 孔明三气周公瑾 MP3

三气周瑜4


却说周瑜被诸葛亮预先埋伏关公、黄忠、魏延三枝军马,一击大败。黄盖、
韩当急救下船,折却水军无数。遥观玄德、孙夫人车马仆从,都停住于山顶之上,
瑜如何不气?箭疮未愈,因怒气冲激,疮口迸裂,昏绝于地。众将救醒,开船逃
去。孔明教休追赶,自和玄德归荆州庆喜,赏赐众将。
周瑜自回柴桑。蒋钦等一行人马自归南徐报孙权。权不胜忿怒,欲拜程普为
都督,起兵取荆州。周瑜又上书,请兴兵雪恨。张昭谏曰:“不可。曹操日夜思
报赤壁之恨,因恐孙、刘同心,故未敢兴兵。今主公若以一时之忿,自相吞并,
操必乘虚来攻,国势危矣。”顾雍曰:“许都岂无细作在此?若知孙、刘不睦,
操必使人勾结刘备。备惧东吴,必投曹操。若是,则江南何日得安?为今之计,
莫若使人赴许都,表刘备为荆州牧。曹操知之,则惧而不敢加兵于东南。且使刘
备不恨于主公。然后使心腹用反间之计,令曹、刘相攻,吾乘隙而图之,斯为得
耳。”权曰:“元叹之言甚善。但谁可为使?”雍曰:“此间有一人,乃曹操敬
慕者,可以为使。”权问何人。雍曰:“华歆在此,何不遣之?”权大喜。即遣
歆赍表赴许都。歆领命起程,径到许都来见曹操。闻操会群臣于邺郡,庆赏铜雀
台,歆乃赴邺郡候见。
操自赤壁败后,常思报仇;只疑孙、刘并力,因此不敢轻进,时建安十五年
春,造铜雀台成,操乃大会文武于邺郡,设宴庆贺。其台正临漳河,中央乃铜雀
台,左边一座名玉龙台,右边一座名金凤台,各高十丈,上横二桥相通,千门万
户,金碧交辉。是日,曹操头戴嵌宝金冠,身穿绿锦罗袍,玉带珠履,凭高而坐。
文武侍立台下。
操欲观武官比试弓箭,乃使近侍将西川红锦战袍一领,挂于垂杨枝上,下设
一箭垛,以百步为界。分武官为两队:曹氏宗族俱穿红,其余将士俱穿绿:各带
雕弓长箭,跨鞍勒马,听候指挥。操传令曰:“有能射中箭垛红心者,即以锦袍
赐之;如射不中,罚水一杯。”号令方下,红袍队中,一个少年将军骤马而出,
众视之,乃曹休也。休飞马往来,奔驰三次,扣上箭,拽满弓,一箭射去,正中
红心。金鼓齐鸣,众皆喝采。曹操于台上望见大喜,曰:“此吾家千里驹也!”
方欲使人取锦袍与曹休,只见绿袍队中,一骑飞出,叫曰:“丞相锦袍,合让俺
外姓先取,宗族中不宜搀越。”操视其人,乃文聘也。众官曰:“且看文仲业射
法。”文聘拈弓纵马一箭,亦中红心。众皆喝采,金鼓乱鸣。聘大呼曰:“快取
袍来!”只见红袍队中,又一将飞马而出,厉声曰:“文烈先射,汝何得争夺?
看我与你两个解箭!”拽满弓,一箭射去,也中红心。众人齐声喝采。视其人,
乃曹洪也。洪方欲取袍,只见绿袍队里又一将出,扬弓叫曰:“你三人射法,何
足为奇!看我射来!”众视之,乃张郃也。郃飞马翻身,背射一箭,也中红心。
四枝箭齐齐的攒在红心里。众人都道:“好射法!”郃曰:“锦袍须该是我的!”
言未毕,红袍队中一将飞马而出,大叫曰:“汝翻身背射,何足称异!看我夺射
红心!”众视之,乃夏侯渊也,渊骤马至界口,纽回身一箭射去,正在四箭当中,
金鼓齐鸣。渊勒马按弓大叫曰:“此箭可夺得锦袍么?”只见绿袍队里,一将应
声而出,大叫:“且留下锦袍与我徐晃!”渊曰:“汝更有何射法,可夺我袍?”
晃曰:“汝夺射红心,不足为异。看我单取锦袍!”拈弓搭箭,遥望柳条射去,
恰好射断柳条,锦袍坠地。徐晃飞取锦袍,披于身上,骤马至台前声喏曰:“谢
丞相袍!”曹操与众官无不称羡。晃才勒马要回,猛然台边跃出一个绿袍将军,
大呼曰:“你将锦袍那里去?早早留下与我!”众视之,乃许褚也。晃曰:“袍
已在此,汝何敢强夺!”褚更不回答,竟飞马来夺袍。两马相近,徐晃便把弓打
许褚。褚一手按住弓,把徐晃拖离鞍鞒。晃急弃了弓,翻身下马,褚亦下马,两
个揪住厮打。操急使人解开。那领锦袍已是扯得粉碎。操令二人都上台。徐晃睁
眉怒目,许褚切齿咬牙,各有相斗之意。操笑曰:“孤特视公等之勇耳。岂惜一
锦袍哉?”便教诸将尽都上台,各赐蜀锦一匹,诸将各各称谢。操命各依位次而
坐。乐声竞奏,水陆并陈。文官武将轮次把盏,献酬交错。
操顾谓众文官曰:“武将既以骑射为乐,足显威勇矣。公等皆饱学之士,登
此高台,可不进佳章以纪一时之胜事乎?”众官皆躬身而言曰:“愿从钧命。”
时有王朗、钟繇、王粲、陈琳一班文官,进献诗章。诗中多有称颂曹操功德巍巍、
合当受命之意。曹操逐一览毕,笑曰:“诸公佳作,过誉甚矣。孤本愚陋,始举
孝廉。后值天下大乱,筑精舍于谯东五十里,欲春夏读书,秋冬射猎,以待天下
清平,方出仕耳。不意朝廷征孤为典军校尉,遂更其意,专欲为国家讨贼立功,
图死后得题墓道曰:‘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’,平生愿足矣。念自讨董卓,剿
黄巾以来,除袁术、破吕布、灭袁绍、定刘表,遂平天下。身为宰相,人臣之贵
已极,又复何望哉?如国家无孤一人,正不知几人称帝,几人称王。或见孤权重,
妄相忖度,疑孤有异心,此大谬也。孤常念孔子称文王之至德,此言耿耿在心。
但欲孤委捐兵众,归就所封武平侯之国,实不可耳:诚恐一解兵柄,为人所害;
孤败则国家倾危;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也。诸公必无知孤意者。”众皆起拜
曰:“虽伊尹、周公,不及丞相矣。”后人有诗曰:
“周公恐惧流言日,王莽谦恭下士时:假使当年身便死,一生真伪有谁知!”
曹操连饮数杯,不觉沉醉,唤左右捧过笔砚,亦欲作《铜雀台诗》。刚才下
笔,忽报:“东吴使华歆表奏刘备为荆州牧,孙权以妹嫁刘备,汉上九郡大半已
属备矣。“操闻之,手脚慌乱,投笔于地。程昱曰:“丞相在万军之中,矢石交
攻之际,未尝动心;今闻刘备得了荆州,何故如此失惊?”操曰:“刘备,人中
之龙也,生平未尝得水。今得荆州,是困龙入大海矣。孤安得不动心哉!”程昱
曰:“丞相知华歆来意否?”操曰:“未知。”昱曰:“孙权本忌刘备,欲以兵
攻之;但恐丞相乘虚而击,故令华歆为使,表荐刘备,乃安备之心,以塞丞相之
望耳。”操点头曰:“是也。”昱曰:“某有一计,使孙、刘自相吞并,丞相乘
间图之,一鼓而二敌俱破。”操大喜,遂问其计。程昱曰:“东吴所倚者,周瑜
也。丞相今表奏周瑜为南郡太守,程普为江夏太守,留华歆在朝重用之;瑜必自
与刘备为仇敌矣。我乘其相并而图之,不亦善乎?”操曰:“仲德之言,正合孤
意。”遂召华歆上台,重加赏赐。当日筵散,操即引文武回许昌,表奏周瑜为总
领南郡太守、程普为江夏太守。封华歆为大理少卿,留在许都。使命至东吴,周
瑜、程普各受职讫。
周瑜既领南郡,愈思报仇,遂上书吴侯,乞令鲁肃去讨还荆州。孙权乃命肃
曰:“汝昔保借荆州与刘备,今备迁延不还,等待何时?”肃曰:“文书上明白
写着,得了西川便还。”权叱曰:“只说取西川,到今又不动兵,不等老了人!”
肃曰:“某愿往言之。”遂乘船投荆州而来。
却说玄德与孔明在荆州广聚粮草,调练军马,远近之士多归之。忽报鲁肃到。
玄德问孔明曰:“子敬此来何意?”孔明曰:“昨者孙权表主公为荆州牧,此是
惧曹操之计。操封周瑜为南郡太守,此欲令我两家自相吞并,他好于中取事也。
今鲁肃此来,又是周瑜既受太守之职,要来索荆州之意。”玄德曰:“何以答之?”
孔明曰:“若肃提起荆州之事,主公便放声大哭。哭到悲切之处,亮自出来解劝。”
计会已定,接鲁肃入府,礼毕,叙坐。肃曰:“今日皇叔做了东吴女婿,便是鲁
肃主人,如何敢坐?”玄德笑曰:“子敬与我旧交,何必太谦?”肃乃就坐。茶
罢,肃曰:“今奉吴侯钧命,专为荆州一事而来。皇叔已借住多时,未蒙见还。
今既两家结亲,当看亲情面上,早早交付。”玄德闻言,掩面大哭。肃惊曰:
“皇叔何故如此?”玄德哭声不绝。孔明从屏后出曰:“亮听之久矣。子敬知吾
主人哭的缘故么?”肃曰:“某实不知。”孔明曰:“有何难见?当初我主人借
荆州时,许下取得西川便还。仔细想来,益州刘璋是我主人之弟,一般都是汉朝
骨肉,若要兴兵去取他城池时,恐被外人唾骂;若要不取,还了荆州,何处安身?
若不还时,于尊舅面上又不好看。事实两难,因此泪出痛肠。”孔明说罢,触动
玄德衷肠,真个捶胸顿足,放声大哭。鲁肃劝曰:“皇叔且休烦恼,与孔明从长
计议。”孔明曰:“有烦子敬,回见吴侯,勿惜一言之劳,将此烦恼情节,恳告
吴侯,再容几时。”肃曰:“倘吴侯不从,如之奈何?”孔明曰:“吴侯既以亲
妹聘嫁皇叔,安得不从乎?望子敬善言回覆。”
鲁肃是个宽仁长者,见玄德如此哀痛,只得应允。玄德、孔明拜谢。宴毕,
送鲁肃下船。径到柴桑,见了周瑜,具言其事。周瑜顿足曰:“子敬又中诸葛亮
之计也!当初刘备依刘表时,常有吞并之意,何况西川刘璋乎?似此推调,未免
累及老兄矣。吾有一计,使诸葛亮不能出吾算中。子敬便当一行。”肃曰:“愿
闻妙策。”瑜曰:“子敬不必去见吴侯,再去荆州对刘备说:孙、刘两家,既结
为亲,便是一家;若刘氏不忍去取西川,我东吴起兵去敢,取得西川时,以作嫁
资,却把荆州交还东吴。”肃曰:“西川迢递,取之非易。都督此计,莫非不可?”
瑜笑曰:“子敬真长者也。你道我真个去取西川与他?我只以此为名,实欲去取
荆州,且教他不做准备。东吴军马收川,路过荆州,就问他索要钱粮,刘备必然
出城劳军。那时乘势杀之,夺取荆州,雪吾之恨,解足下之祸。”鲁肃大喜,便
再往荆州来。玄德与孔明商议。孔明曰:“鲁肃必不曾见吴侯,只到柴桑和周瑜
商量了甚计策,来诱我耳。但说的话,主公只看我点头,便满口应承。”计会已
定。鲁肃入见。礼毕,曰:“吴侯甚是称赞皇叔盛德,遂与诸将商议,起兵替皇
叔收川。取了西川,却换荆州,以西川权当嫁资。但军马经过,却望应些钱粮。”
孔明听了,忙点头曰:“难得吴侯好心!”玄德拱手称谢曰:“此皆子敬善言之
力。”孔明曰:“如雄师到日,即当远接犒劳。”鲁肃暗喜,宴罢辞回。玄德问
孔明曰:“此是何意?”孔明大笑曰:“周瑜死日近矣!这等计策,小儿也瞒不
过!”玄德又问如何,孔明曰:“此乃‘假途灭虢’之计也。虚名牧川,实取荆
州。等主公出城劳军,乘势拿下,杀入城来,‘攻其不备,出其不意’也。”玄
德曰:“如之奈何?”孔明曰:“主公宽心,只顾‘准备窝弓以擒猛虎,安排香
饵以钓鳌鱼’。等周瑜到来,他便不死,也九分无气。”便唤赵云听计:“如此
如此,其余我自有摆布。”玄德大喜。后人有诗叹云:
“周瑜决策取荆州,诸葛先知第一筹。指望长江香饵稳,不知暗里钓鱼钩。”
却说鲁肃回见周瑜,说玄德、孔明欢喜一节,准备出城劳军。周瑜大笑曰:
“原来今番也中了吾计!”便教鲁肃禀报吴侯,并遣程普引军接应。周瑜此时箭
疮已渐平愈,身躯无事,使甘宁为先锋,自与徐盛、丁奉为第二,凌统、吕蒙为
后队,水陆大兵五万,望荆州而来。周瑜在船中,时复欢笑,以为孔明中计。前
军至夏口,周瑜问:“荆州有人在前面接否!”人报:“刘皇叔使糜竺来见都督。”
瑜唤至,问劳军如何。糜竺曰:“主公皆准备安排下了。”瑜曰:“皇叔何在?”
竺曰:“在荆州城门外相等,与都督把盏。”瑜曰:“今为汝家之事,出兵远征;
劳军之礼,休得轻易。”糜竺领了言语先回。战船密密排在江上,依次而进,看
看至公安,并无一只军船,又无一人远接。周瑜催船速行。离荆州十余里,只见
江面上静荡荡的。哨探的回报:“荆州城上,插两面白旗,并不见一人之影。”
瑜心疑,教把船傍岸,亲自上岸乘马,带了甘宁、徐盛、丁奉一班军官,引亲随
精兵三千人,径望荆州来。既至城下,并不见动静。瑜勒住马,令军士叫门。城
上问是谁人。吴军答曰:“是东吴周都督亲自在此。”言未毕,忽一声梆子响,
城上军一齐都竖起枪刀。敌楼上赵云出曰:“都督此行,端的为何?”瑜曰:
“吾替汝主取西川,汝岂犹未知耶?”云曰:“孔明军师已知都督‘假途灭虢’
之计,故留赵云在此。吾主公有言:‘孤与刘璋,皆汉室宗亲,安忍背义而取西
川?若汝东吴端的取蜀,吾当披发入山,不失信于天下也。’”周瑜闻之,勒马
便回。只见一人打着令字旗,于马前报说:“探得四路军马,一齐杀到:关某从
江陵杀来,张飞从姊归杀来,黄忠从公安杀来,魏延从孱陵小路杀来,四路正不
知多少军马。喊声远近震动百余里,皆言要捉周瑜。”瑜马上大叫一声,箭疮复
裂,坠于马下。正是:一着棋高难对敌,几番算定总成空。未知性命如何,且看
下文分解。

查询工具大全 联系QQ:1845-96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