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年历
第一百一回 出陇上诸葛妆神 奔剑阁张郃中计

三国演义 第一百一回 出陇上诸葛妆神 奔剑阁张郃中计 MP3


却说孔明用减兵添灶之法,退兵到汉中;司马懿恐有埋伏,不敢追赶,亦收
兵回长安去了,因此蜀兵不曾折了一人。孔明大赏三军已毕,回到成都,入见后
主,奏曰:“老臣出了祁山,欲取长安,忽承陛下降诏召回,不知有何大事?”
后主无言可对;良久,乃曰:“朕久不见丞相之面,心甚思慕,故特诏回,一无
他事。”孔明曰:“此非陛下本心,必有奸臣谗谮,言臣有异志也。”后主闻言,
默然无语。孔明曰:“老臣受先帝厚恩,誓以死报。今若内有奸邪,臣安能讨贼
乎?”后主曰:“朕因过听宦官之言,一时召回丞相。今日茅塞方开,悔之不及
矣!”孔明遂唤众宦官究问,方知是苟安流言;急令人捕之,已投魏国去了。孔
明将妄奏的宦官诛戮,余皆废出宫外;又深责蒋琬、费祎等不能觉察奸邪,规谏
天子。二人唯唯服罪。孔明拜辞后主,复到汉中,一面发檄令李严应付粮草,仍
运赴军前;一面再议出师。杨仪曰:“前数兴兵,军力罢敝,粮又不继;今不如
分兵两班,以三个月为期:且如二十万之兵,只领十万出祁山,住了三个月,却
教这十万替回,循环相转。若此则兵力不乏,然后徐徐而进,中原可图矣。”孔
明曰:“此言正合我意。吾伐中原,非一朝一夕之事,正当为此长久之计。”遂
下令,分兵两班,限一百日为期,循环相转,违限者按军法处治。
建兴九年春二月,孔明复出师伐魏。时魏太和五年也。魏主曹睿知孔明又伐
中原,急召司马懿商议。懿曰:“今子丹已亡,臣愿竭一人之力,剿除寇贼,以
报陛下。”睿大喜,设宴待之。次日,人报蜀兵寇急。睿即命司马懿出师御敌,
亲排銮驾送出城外。懿辞了魏主,径到长安,大会诸路人马,计议破蜀兵之策。
张郃曰:“吾愿引一军去守雍、郿,以拒蜀兵。”懿曰:“吾前军不能独当孔明
之众,而又分兵为前后,非胜算也。不如留兵守上圭阝,余众悉往祁山。公肯为
先锋否?”郃大喜曰:“吾素怀忠义,欲尽心报国,惜未遇知己;今都督肯委重
任,虽万死不辞!”于是司马懿令张郃为先锋,总督大军。又令郭淮守陇西诸郡,
其余众将各分道而进。前军哨马报说:孔明率大军望祁山进发,前部先锋王平、
张嶷,径出陈仓,过剑阁,由散关望斜谷而来。司马懿谓张郃曰:“今孔明长驱
大进,必将割陇西小麦,以资军粮。汝可结营守祁山,吾与郭淮巡略天水诸郡,
以防蜀兵割麦。”郃领诺,遂引四万兵守祁山。懿引大军望陇西而去。
却说孔明兵至祁山,安营已毕,见渭滨有魏军提备,乃谓诸将曰:“此必是
司马懿也。即今营中乏粮,屡遣人催并李严运米应付,却只是不到。吾料陇上麦
熟,可密引兵割之。”于是留王平、张嶷、吴班、吴懿四将守祁山营,孔明自引
姜维、魏延等诸将,前到卤城。卤城太守素知孔明,慌忙开城出降。孔明抚慰毕,
问曰:“此时何处麦熟?”太守告曰:“陇上麦已熟。”孔明乃留张翼、马忠守
卤城,自引诸将并三军望陇上而来。前军回报说:“司马懿引兵在此。”孔明惊
曰:“此人预知吾来割麦也!”即沐浴更衣,推过一般三辆四轮车来,车上皆要
一样妆饰。此车乃孔明在蜀中预先造下的。当下令姜维引一千军护车,五百军擂
鼓,伏在上圭阝之后;马岱在左,魏延在右,亦各引一千军护车,五百军擂鼓。
每一辆车,用二十四人,皂衣跣足,披发仗剑,手执七星皂幡,在左右推车。三
人各受计,引兵推车而去。孔明又令三万军皆执镰刀、驮绳,伺候割麦。却选二
十四个精壮之士,各穿皂衣,披发跣足,仗剑簇拥四轮车,为推车使者。令关兴
结束做天蓬模样,手执七星皂幡,步行于车前。孔明端坐于上,望魏营而来。
哨探军见之大惊,不知是人是鬼,火速报知司马懿。懿自出营视之,只见孔
明簪冠鹤氅,手摇羽扇,端坐于四轮车上;左右二十四人,披发仗剑;前面一人,
手执皂幡,隐隐似天神一般。懿曰:“这个又是孔明作怪也!”遂拨二千人马分
付曰:“汝等疾去,连车带人,尽情都捉来!”魏兵领命,一齐追赶。孔明见魏
兵赶来,便教回车,遥望蜀营缓缓而行。魏兵皆骤马追赶,但见阴风习习,冷雾
漫漫。尽力赶了一程,追之不上。各人大惊,都勒住马言曰:“奇怪!我等急急
赶了三十里,只见在前,追之不上,如之奈何?”孔明见兵不来,又令推车过来,
朝着魏兵歇下。魏兵犹豫良久,又放马赶来。孔明复回车慢慢而行。魏兵又赶了
二十里,只见在前,不曾赶上,尽皆痴呆。孔明教回过车,朝着魏军,推车倒行。
魏兵又欲追赶。后面司马懿自引一军到,传令曰:“孔明善会八门遁甲,能驱六
丁六甲之神。此乃六甲天书内‘缩地’之法也。众军不可追之。”众军方勒马回
时,左势下战鼓大震,一彪军杀来。懿急令兵拒之,只见蜀兵队里二十四人,披
发仗剑,皂衣跣足,拥出一辆四轮车;车上端坐孔明,簪冠鹤氅,手摇羽扇。懿
大惊曰:“方才那个车上坐着孔明,赶了五十里,追之不上;如何这里又有孔明?
怪哉!怪哉!”言未毕,右势下战鼓又鸣,一彪军杀来,四轮车上亦坐着一个孔
明,左右亦有二十四人,皂衣跣足,披发仗剑,拥车而来。懿心中大疑,回顾诸
将曰:“此必神兵也!”众军心下大乱,不敢交战,各自奔走。
正行之际,忽然鼓声大震,又一彪军杀来:当先一辆四轮车,孔明端坐于上,
左右前后推车使者,同前一般。魏兵无不骇然。司马懿不知是人是鬼,又不知多
少蜀兵,十分惊惧,急急引兵奔入上圭阝,闭门不出。此时孔明早令三万精兵将
陇上小麦割尽,运赴卤城打晒去了。司马懿在上圭阝城中,三日不敢出城。后见
蜀兵退去,方敢令军出哨;于路捉得一蜀兵,来见司马懿。懿问之,其人告曰:
“某乃割麦之人,因走失马匹,被捉前来。”懿曰:“前者是何神兵?答曰:
“三路伏兵,皆不是孔明,乃姜维、马岱、魏延也。每一路只有一千军护车,五
百军擂鼓。只是先来诱阵的车上乃孔明也。”懿仰天长叹曰:“孔明有神出鬼没
之机!”忽报副都督郭淮入见。懿接入,礼毕,淮曰:“吾闻蜀兵不多,现在卤
城打麦,可以击之。”懿细言前事。淮笑曰:“只瞒过一时,今已识破,何足道
哉!吾引一军攻其后,公引一军攻其前,卤城可破,孔明可擒类。”懿从之,遂
分兵两路而来。
却说孔明引军在卤城打晒小麦,忽唤诸将听今曰:“今夜敌人必来攻城。吾
料卤城东西麦田之内,足可伏兵;谁敢为我一往?”姜维、魏延、马忠、马岱四
将出曰:“某等愿往。”孔明大喜,乃命姜维、魏延各引二千兵,伏在东南、西
北两处;马岱、马忠各引二千兵,伏在西南、东北两处:“只听炮响,四角一齐
杀来。”四将受计,引兵去了。孔明自引百余人,各带火炮出城,伏在麦田之内
等候。
却说司马懿引兵径到卤城下,日已昏黑,乃谓诸将曰:“若白日进兵,城中
必有准备;今可乘夜晚攻之。此处城低壕浅,可便打破。”遂屯兵城外。一更时
分,郭淮亦引兵到。两下合兵,一声鼓响,把卤城围得铁桶相似。城上万弩齐发,
矢石如雨,魏兵不敢前进。忽然魏军中信炮连声,三军大惊,又不知何处兵来。
淮令人去麦田搜时,四角上火光冲天,喊声大震,四路蜀兵,一齐杀至;卤城四
门大开,城内兵杀出:里应外合,大杀了一阵,魏兵死者无数。司马懿引败兵奋
死突出重围,占住了山头;郭淮亦引败兵奔到山后紥住。孔明入城,令四将于四
角下安营。郭淮告司马懿曰:“今与蜀兵相持许久,无策可退;目下又被杀了一
阵,折伤三千余人;若不早图,日后难退矣。”懿曰:“当复如何?”淮曰:
“可发檄文调雍、凉人马并力剿杀。吾愿引军袭剑阁,截其归路,使彼粮草不通,
三军慌乱:那时乘势击之,敌可灭矣。”懿从之,即发檄文星夜往雍、凉调拨人
马,不一日,大将孙礼引雍、凉诸郡人马到。懿即令孙礼约会郭淮去袭剑阁。
却说孔明在卤城相拒日久,不见魏兵出战,乃唤姜维、马岱入城听令曰:
“今魏兵守住山险,不与我战:一者料吾麦尽无粮;二者令兵去袭剑阁,断吾粮
道也。汝二人各引一万军先去守住险要,魏兵见有准备,自然退去。”二人引兵
去了。长史杨仪入帐告曰:“向者丞相令大兵一百日一换,今已限足,汉中兵已
出川口,前路公文已到,只待会兵交换:现存八万军,内四万该与换班。”孔明
曰:“既有令,便教速行。”众军闻知,各各收拾起程。忽报孙礼引雍、凉人马
二十万来助战,去袭剑阁,司马懿自引兵来攻卤城了。蜀兵无不惊骇。杨仪入告
孔明曰:“魏兵来得甚急,丞相可将换班军且留下退敌,待新来兵到,然后换之。”
孔明曰:“不可。吾用兵命将,以信为本;既有令在先,岂可失信?且蜀兵应去
者,皆准备归计,其父母妻子倚扉而望;吾今便有大难,决不留他。”即传令教
应去之兵,当日便行。众军闻之,皆大呼曰:“丞相如此施恩于众,我等愿且不
回,各舍一命,大杀魏兵,以报丞相!”孔明曰:“尔等该还家,岂可复留于此?”
众军皆要出战,不愿回家。孔明曰:“汝等既要与我出战,可出城安营,待魏兵
到,莫待他息喘,便急攻之:此以逸待劳之法也。”众兵领命,各执兵器,欢喜
出城,列阵而待。
却说西凉人马倍道而来,走的人马困乏;方欲下营歇息,被蜀兵一拥而进,
人人奋勇,将锐兵骁,雍、凉兵抵敌不住,望后便退。蜀兵奋力追杀,杀得那雍、
凉兵尸横遍野,血流成渠。孔明出城,收聚得胜之兵,入城赏劳。忽报永安李严
有书告急。孔明大惊,拆封视之。书云:
近闻东吴令人入洛阳,与魏连和;魏令吴取蜀,幸吴尚未起兵。今严探知消
息,伏望丞相,早作良图。”
孔明览毕,甚是惊疑,乃聚诸将曰:“若东吴兴兵寇蜀,吾须索速回也。”
即传令,教祁山大寨人马,且退回西川:“司马懿知吾屯军在此,必不敢追赶。”
于是王平、张嶷、吴班、吴懿,分兵两路,徐徐退入西川去了。
张郃见蜀兵退去,恐有计策,不敢来追,乃引兵往见司马懿曰:“今蜀兵退
去,不知何意?”懿曰:“孔明诡计极多,不可轻动。不如坚守,待他粮尽,自
然退去。”大将魏平出曰:“蜀兵拔祁山之营而退,正可乘势追之,都督按兵不
动,畏蜀如虎,奈天下笑何?”懿坚执不从。
却说孔明知祁山兵已回,遂令杨仪、马忠入帐,授以密计,令先引一万弓弩
手,去剑阁木门道,两下埋伏;若魏兵追到,听吾炮响,急滚下木石,先截其去
路,两头一齐射之。二人引兵去了。又唤魏延、关兴引兵断后,城上四面遍插旌
旗,城内乱堆柴草,虚放烟火。大兵尽望木门道而去。
魏营巡哨军来报司马懿曰:“蜀兵大队已退,但不知城中还有多少兵。”懿
自往视之,见城上插旗,城中烟起,笑曰:“此乃空城也。”令人探之,果是空
城,懿大喜曰:“孔明已退,谁敢追之?”先锋张郃曰:“吾愿往。”懿阻曰:
“公性急躁,不可去。”郃曰:“都督出关之时,命吾为先锋;今日正是立功之
际,却不用吾,何也?”懿曰:“蜀兵退去,险阻处必有埋伏,须十分仔细,方
可追之。”郃曰:“吾已知得,不必挂虑。”懿曰:“公自欲去,莫要追悔。”
郃曰:“大丈夫舍身报国,虽万死无恨。”懿曰:“公既坚执要去,可引五千兵
先行;却教魏平引二万马步兵后行,以防埋伏。吾却引三千兵随后策应。”张郃
领命,引兵火速望前追赶。行到三十余里,忽然背后一声喊起,树林内闪出一彪
军,为首大将,横刀勒马大叫曰:“贼将引兵那里去!”郃回头视之,乃魏延也。
郃大怒,回马交锋。不十合,延诈败而走。郃又追赶三十余里,勒马回顾,全无
伏兵,又策马前追。方转过山坡,忽喊声大起,一彪军闪出,为首大将,乃关兴
也,横刀勒马大叫曰:“张郃休赶!有吾在此!”郃就拍马交锋。不十合,兴拨
马便走。郃随后追之。赶到一密林内,郃心疑,令人四下哨探,并无伏兵;于是
放心又赶。不想魏延却抄在前面;郃又与战十余合,延又败走。郃奋怒追来,又
被关兴抄在前面,截住去路。郃大怒,拍马交锋,战有十合,蜀兵尽弃衣甲什物
等件,塞满道路,魏军皆下马争取。延、兴二将,轮流交战,张郃奋勇追赶。看
看天晚,赶到木门道口,魏延拨回马,高声大骂曰:“张郃逆贼!吾不与汝相拒,
汝只顾赶来,吾今与汝决一死战!”郃十分忿怒,挺枪骤马,直取魏延。延挥刀
来迎。战不十合,延大败,尽弃衣甲、头盔,匹马引败兵望木门道中而走。张郃
杀得性起,又见魏延大败而逃,乃骤马赶来。此时天色昏黑,一声炮响,山上火
光冲天,大石乱柴滚将下来,阻截去路。郃大惊曰:“我中计矣!”急回马时,
背后已被木石塞满了归路,中间只有一段空地,两边皆是峭壁,郃进退无路。忽
一声梆子响,两下万弩齐发,将张郃并百余个部将,皆射死于木门道中。后人有
诗曰:
“伏弩齐飞万点星,木门道上射雄兵。至今剑阁行人过,犹说军师旧日名。”
却说张郃已死,随后魏兵追到,见塞了道路,已知张郃中计。众军勒回马急
退。忽听得山头上大叫曰:“诸葛丞相在此!”众军仰视,只见孔明立于火光之
中,指众军而言曰:“吾今日围猎,欲射一‘马’,误中一‘獐’。汝各人安心
而去;上覆仲达:早晚必为吾所擒矣。”魏兵回见司马懿,细告前事。懿悲伤不
已,仰天叹曰:“张隽乂身死,吾之过也!”乃收兵回洛阳。魏主闻张郃死,挥
泪叹息,令人收其尸,厚葬之。
却说孔明入汉中,欲归成都见后主。都护李严妄奏后主曰:“臣已办备军粮,
行将运赴丞相军前,不知丞相何故忽然班师。”后主闻奏,即命尚书费祎入汉中
见孔明,问班师之故。祎至汉中,宣后主之意。孔明大惊曰:“李严发书告急,
说东吴将兴兵寇川,因此回师。”费祎曰:“李严奏称军粮已办,丞相无故回师,
天子因此命某来问耳。”孔明大怒,令人访察:乃是李严因军粮不济,怕丞相见
罪,故发书取回,却又妄奏天子,遮饰己过。孔明大怒曰:“匹夫为一己之故,
废国家大事!”令人召至,欲斩之。费祎劝曰:“丞相念先帝托孤之意,姑且宽
恕。”孔明从之。费祎即具表启奏后主。后主览表,勃然大怒,叱武士推李严出
斩之。参军蒋琬出班奏曰:“李严乃先帝托孤之臣,乞望恩宽恕。”后主从之,
即谪为庶人,徙于梓潼郡闲住。
孔明回到成都,用李严子李丰为长史;积草屯粮,讲阵论武,整治军器,存
恤将士:三年然后出征。两川人民军士,皆仰其恩德。光阴茬苒,不觉三年:时
建兴十二年春二月。孔明入朝奏曰:“臣今存恤军士,已经三年。粮草丰足,军
器完备,人马雄壮,可以伐魏。今番若不扫清奸党,恢复中原,誓不见陛下也!”
后主曰:“方今已成鼎足之势,吴、魏不曾入寇,相父何不安享太平?”孔明曰:
“臣受先帝知遇之恩,梦寐之间,未尝不设伐魏之策。竭力尽忠,为陛下克复中
原,重兴汉室:臣之愿也。”言未毕,班部中一人出曰:“丞相不可兴兵。”众
视之,乃谯周也。正是:武侯尽瘁惟忧国,太史知机又论天。未知谯周有何议论,
且看下文分解。

查询工具大全 联系QQ:1845-9666